舞蹈,就是我毛浩远。它可以不那么出色,也不用挣多少钱,它就是我的一部分。我以后的生活可以不以跳舞为生,但是不可能不让我跳舞。

舞蹈是我感知生活的一种方式 – 毛浩远-色摄社 官方网站

小编之前采访了一个学舞的姑娘,张昉,她说跳舞让她和别人不一样。今天的主角毛浩远是姑娘的搭档,他叫她昉昉。舞蹈对于他们来说,就是他们自己一部分。
与张昉的内敛不同,周围的朋友都说他好胜心算重的,他自己也说,早些时候,东西练不会就抽自己一巴掌。当然现在不会了,但是对于跳舞,他真的是蛮执着认真的。

舞蹈是我感知生活的一种方式 – 毛浩远-色摄社 官方网站色摄社:是从小喜欢跳舞么?
毛浩远:从小喜欢,小时候跳街舞。我叛逆的挺早的,那时候我爸不让我跳舞,因为这事儿离家出走了3次。有次我和同学报了双人舞,我爸不让我去,我说我跟人都报名了你不让我去,我爸就不让我去,一气之下,离家出走了,那个时候,也就四五年级吧。

舞蹈是我感知生活的一种方式 – 毛浩远-色摄社 官方网站

色摄社:那家里最终是同意你学舞了么?
毛浩远: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我爸是研究生。我学习不好,初中毕业的时候,老师和他商量说既然喜欢就系统的去学这个东西。就送我去了北舞学古典舞。刚开始的时候,天天哭,哭了一星期,但是哭也不能给我爸打电话,没办法,自己选的。刚开始去了半学期,我哭了半学期。后来参加了北京市的全国舞蹈比赛,拿了奖,我爸看了以后就特别支持我学舞蹈了。

舞蹈是我感知生活的一种方式 – 毛浩远-色摄社 官方网站

色摄社:后来是因为什么来了北音?
毛浩远:高考文化课失利。因为那时候我的学籍在家,在河南,得回去高考,不好考。我爸花钱给我补文化课,一对一那种,也不行,学不进去,那时候胖了15斤,双下巴都出来了。最后没办法,还是差了点儿。我爸让我复读,我们老师也劝我复读,他说你专业课成绩这么好,不可惜么。但是我觉得吧,努力是在个人的,学校它只是一个敲门砖。主要我实在学不进去,就来了北音。

舞蹈是我感知生活的一种方式 – 毛浩远-色摄社 官方网站色摄社:学舞的路上有过挣扎么?
毛浩远:有,高考失利的时候,其实是挺失望的,有点儿不想跳舞了,来到北音,就去了表演系。大一的辅导员跟我关系还不错,就推荐我去演电视剧,去横店一个剧组客串,我本以为表演有啥学的,平常我们跳舞就需要表演状态,我就很自信。但是不一样,你跟正儿八经的表演还是不一样。去了以后,我记得很清楚,就那一条戏,我自己一个人,全组人化完妆以后就在那儿等着我,所有的摄像机对着我的时候,不会走路了,走路都感觉很不自然。

舞蹈是我感知生活的一种方式 – 毛浩远-色摄社 官方网站

导演说“这是太紧张了么,再来一条”。一共拍了5条。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背负的压力是很大的。我那场是最后一场戏,全组人都在,女主角安悦溪也在,一共是5台机器,晚上11:30了。到第五条的时候,我心里就想,不管了,什么样就什么样了,这样反而过了。之后吧,剧组有个老戏骨,人很不错,我经常陪他喝酒聊天,他教了我很多。我就觉得吧,实践,比学习更重要。

舞蹈是我感知生活的一种方式 – 毛浩远-色摄社 官方网站

色摄社:什么时候又决定学回舞蹈的?
毛浩远:从剧组回来之后。就觉得这样不行,还是得跳舞。那时候身体还没完全瘦下来,脸还是挺圆的,大一的暑假去我哥的舞蹈室边练习边恢复身体。下学期一来,就身体恢复了,能力没恢复,我就每天晚上6点到9点去舞房练舞,半个月之后就感觉好多了。大二,学校的舞蹈系从天津搬回来,我也就一起搬回来了。

舞蹈是我感知生活的一种方式 – 毛浩远-色摄社 官方网站

色摄社:你的搭档,张昉说舞蹈让她觉得和别人不一样,那你的舞蹈呢?
毛浩远:舞蹈,就是我毛浩远。它可以不那么出色,也不用挣多少钱,它就是我的一部分。我以后的生活可以不以跳舞为生,但是不可能不让我跳舞,不让我跳舞就感觉我成了废人一样。

舞蹈是我感知生活的一种方式 – 毛浩远-色摄社 官方网站

现实一点儿讲,我可以坚持跳舞,一个月在北京挣个两千块钱,我跳的开心就好,但是这样的生活能坚持多久?我可以有梦想,但是也要现实一点儿。就现在而言,我有机会接触别的圈子我也会尽自己的努力去融进这个圈子,寻求一个出路和平衡点。

舞蹈是我感知生活的一种方式 – 毛浩远-色摄社 官方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