鹿先森:我们彼此的幸运-色摄社

用平凡的视角真实的记录“鹿先森乐队”的一个排练夜。夜幕降临,他们的排练刚刚开始。他们或是园艺毕业,或是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的建筑师,或是海龟研究生,但是今天他们有一个同样的身份,鹿先森乐队的成员。

鹿先森:我们彼此的幸运-色摄社
鹿先森:我们彼此的幸运-色摄社
00:00/00:00

音乐:《华年》-鹿先森乐队

为梦出发
因为音乐的梦想,六个人聚在一起,是一种缘分,更是幸运。有人说,我相信鹿先森的未来不会太差,因为他们很谦逊,谦逊的人不会太差。今天近距离接触鹿先森的小编也相信,他们的未来一定会更好,因为他们还足够努力、真诚。相信喜欢鹿先森的每一个人,身上都有着相似的特质。

鹿先森:我们彼此的幸运-色摄社

主唱/倍倍:
你要问我创作的灵感是什么,我只能告诉你灵感这种东西,永远来源于真实。

鹿先森:我们彼此的幸运-色摄社

倍倍:因为我们写的都是自己的故事,音乐人写自己的东西会更真实。其实有好多人说我们乐队特别真诚,因为我们就是想做自己想做的声音。生活所有的体会,点滴的东西,其实这是每个人在生活里都必须要有的,谁也逃不掉。但是很多人会选择不说,藏在心里,有的人用别的方式去表达,我们就是用音乐去表达。只要在当下的时刻里你够尽兴,你够坚定,那么这一刻就是你最好的时刻。

鹿先森:我们彼此的幸运-色摄社

倍倍:什么是青春?大家都说青春只有一次,但其实我觉得,只要在当下的时刻里你够尽兴,你够坚定,你够愿意去做你想做的事,那么这一刻就是你最好的时刻。所以我觉得现在正年轻的朋友不要着急,只要你们在青春里认真的去躁动,去热情,那样的话,就是不枉青春。

主音吉他/董斌:
演出的时候,在台上有时候是一种比较孤独的状态,他们却给了足够的温暖。

鹿先森:我们彼此的幸运-色摄社

董斌:上次在成都演出,手有点儿难受,然后我就停了一下,活动了一下我的手。当时聚光灯罩着我,那个时刻在台上相当于比较孤独的状态,没想到这几个人就跑过来,在我后面站着围了一圈,很温暖。我说怎么弹着弹着大家都在鼓掌。有时候在台上一个人面对观众是比较孤独的,但是大家在一起,温暖包围着你,这种感觉就很好。

鹿先森:我们彼此的幸运-色摄社

除了乐队,还有生活和,其他。

董斌:因为最近要复习一级建筑师的考试,所以有时候要白天排练,回去十点十一点的时候再看书学习备考。我不会放弃音乐,我们乐队,但是也会坚持生活中的其他部分,学习,工作。这些在我来说是并行又融在一起的。都是我。

贝斯/李斯:
最喜欢和自己的音乐在一起的感觉,让现场融入音乐,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情。

鹿先森:我们彼此的幸运-色摄社

李斯:对于我来说,可能也是做乐队很多年了吧,我感觉我们的音乐更加贴近于现场。我对现场是更有感受的,非常喜欢现场融入音乐的感觉,很热爱,特别希望每次演出和每次排练的时候,都能把精神和音乐融在一起。这就是我最希望达到的状态吧。一种忘我的状态,不去想演出如何,就是和自己的音乐在一起。

鹿先森:我们彼此的幸运-色摄社

全新的尝试,在改变,也在成长。

李斯:这次的巡演,我们的步伐变化,演出的规格,各方面都变化很大,提高也很快。去年可能一个场地三五百人,最多千人左右,那种感觉更加的注重现场感。大家也高兴,大家要在一起,就是那种观众们在音乐里面找到发泄的感觉,各种持续的爆发。但是今年,希望大家更多的去感受音乐的细节,有更多精神上的互动。

节奏吉他/杨博士:
鹿先森实现了我一直以来的梦想!

鹿先森:我们彼此的幸运-色摄社

杨博士:以前最开始弹琴的时候,就想过,自己最想做的是一个节奏吉他。我那个时候目标特别明确,特别想做节奏吉他,然后喜欢在舞台上作为一个节奏的掌控者。对于我而言,鹿先森是一个很开心的事儿,一个梦想实现的过程。有一句老话叫: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真是这样,一直准备着,然后是机会,然后就真的能够实现。

鼓手/PP:
鹿先森是一个乐队,更是家人。

鹿先森:我们彼此的幸运-色摄社

PP:我们更像一家人。在舞台上,每首歌有切点的时候,所有人的目光会投向我的时候,或者我自己在SOLO的时候,每个人的眼神都有交流,都会看我,那个时候就特别感动。就感觉我们几个人在一块,舞台是我们自己享受的舞台,会用眼神互相打气,有时候还会做小动作,比如会互相鼓励,能感受到大家在用眼神说:没事儿,你可以的,放轻松。

鹿先森:我们彼此的幸运-色摄社

习惯了他们的陪伴

PP:舞台下,他们几个都挺好玩儿的,都不是那种特别冒尖的人。不是说不优秀,而是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,这个时候我们在一起会特别融合。生活上彼此也会很照顾,有时候排练的时候,大家会互相问一下路途远吗,到没到家,到家之后大家互道晚安,然后才休息。我们有一个小群,会经常聊天,好玩儿的也会分享,我觉得这个特别好,你慢慢的养成习惯,没事儿会看这个群,有时候一不小心就一百多条留言,但慢慢去看都会很有意思。

键盘手/冰冰:
理想中的生活就是跟大家一起,“西天取经,一起打怪”。

鹿先森:我们彼此的幸运-色摄社

冰冰:现在能跟大家在一起,我觉得就是最好的时候,或者说,最完美的生活不是说每天睡到自然醒,也不是说想吃什么美食,而是有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,能在一起,做一件事情,然后有一路的故事。就像西天取经一样,不断地打怪,不断地巡演,会不断地有新歌,持续的朝着一个方向一起去努力。一路上留下的欢声笑语,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、对彼此最有意义的事情。

鹿先森:我们彼此的幸运-色摄社

认真做你当下的事情,活在当下,就值得被尊重!

冰冰:所谓迷失,其实就是不知道自己该去做什么。如果不知道怎么做选择,就去做值得被尊重的事,做值得被尊重的人,不管你是在学习,还是工作,我觉得认真做你当下该做的事情,在该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把它做好这是最重要的。

经纪人/朝嘉:
为了不枉青春我们组个乐队吧!

鹿先森:我们彼此的幸运-色摄社

朝嘉:回想起来,记得当时冰冰她们单位每年都会搞一个文艺晚会,在2014年的中秋,因为当时大家也都认识,找了包括贝斯手李斯几个人攒了个乐队。然后倍倍,冰冰,都挺投缘,又都会乐器,聊得来,就经常一块儿吃饭喝酒弹琴唱歌,大概过了小半年,倍倍陆续写了一些歌,我们都觉得不错,当时就想要不我们就做一个乐队玩玩,有机会的话录下来,可以做成专辑,然后这个乐队就这么组起来了。

鹿先森:我们彼此的幸运-色摄社

真实、自由、爱,是我们献给世界的。奇迹是为了信念牺牲一切。

遇到这帮朋友,一起做这个乐队,是幸运,是我们每一个人彼此的幸运。共同经历的每一天都在不断地改变我们一些人生轨迹。当在做这些的时候,并没有去想乐队能发展成什么样,只是想用我们所有有限的时间去认真的、专业的做出好的作品,一点点的进步。不想辜负支持我们的人,也不辜负自己 。

摄影:才云/小仔
文案:三水